返回

被幸福围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yunkanshu.net

车窗玻璃尽数碎裂,公路上,所有的车辆都停了下来。

泓勋被安全气囊挡住,毫发无伤的坐在副驾驶上。

他转头茫然的看着旁边的牧可贺,她身上插着密密麻麻的玻璃碎片,鲜血淋漓,之前握着方向盘的手无力的垂在地上,双眼紧闭。

他的心猛地一缩,眼中是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惊慌失措。

“牧可贺,牧可贺!”

他伸出手,想按住牧可贺身上出血的部位,但是她已经被鲜血染红。

泓勋只觉得手无处可放,停在半空中微微颤抖。

最后把手轻轻放在牧可贺的脸上,声音发抖。

“牧可贺,你醒醒,我命令你醒过来!”

他心里有一股巨大的恐慌,就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离他远去。

外面围观的人早就拨打了120。

不一会儿,救护车到达现场。

现场医护人员小心翼翼的查看,转头看向身边的人:“伤者生命体征正在下降,马上送往抢救!”

泓勋身体一怔,茫然的看着牧可贺被迅速放入担架,转移到救护车。

下一秒,他快速跟上车,手紧紧捏着牧可贺的手。

医护人员看了他一眼,随后关上车门。

救护车飞速往医院而去。

等到医院之后牧可贺立马被推往手术室,泓勋下意识想要跟进去。

被外面的护士拦住:“这位先生,请您在外面等候。”

随后看到了他也是一身鲜血,特别是手上,已经被染红。

“您需要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说完准备把泓勋带到另一旁处理。

却发现泓勋纹丝不动,站在手术室门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关上的大门。

“先生,先生!”

泓勋听见声音垂眸。

护士见他终于有反应,忙连声开口:“您身上也有很多血,需要处理一下。”

泓勋抬起双手,看着血淋淋的手掌,哑着声音:“这不是我的血。”

护士愣住,仔细看了几眼,确实没有出血口。

心里怪异:“那您运气很好。”说完离开此地。

泓勋听她说完心里忽然一揪,他不是运气好,而是牧可贺已经算的很清楚,他一定会毫发无伤。

……

呆呆的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,泓勋此时全身狼狈,价格昂贵的西装上面沾满了鲜血,然而此刻他无动于衷。

眼睛只一直望着不远处那块正亮着‘手术中’的灯牌。

距离牧可贺被推进去已经过了七个小时。

这七个小时内,他想了很多。

两人之前五年相处的一些点点滴滴,一些从前遗忘的小事,这时都突然涌现出来。

想到之前牧可贺给他打电话,说她要去很远的地方,再见最后一面。

那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打算。

这时,手术室的门被打开。

泓勋抿着嘴唇,紧握双拳,艰难的走过去。

眼睛落在从手术室出来的牧可贺身上。

一旁的医生看着他开口:“患者现在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期,需要在icu观察一段时间。”

说完让护士把病床推向重症监护病房。

泓勋听到医生这么说虽然心里有担忧害怕,但更多的是庆幸,庆幸她还有机会能够好转。

毕竟他知道牧可贺当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把她完全暴露在危险之下,计算好角度,不给自己留一点生还的余地。

看着逐渐离去的病床,泓勋自言自语:“你真的要如此决绝吗?”

第十二章轰动

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。

等泓勋处理好医院的事,回到老宅时已经过了三点。

然而老宅里面依旧是灯火通明。

叶父,叶母,还有林琳一起坐在沙发上等着泓勋回来。

若不是之前他们给泓勋打电话,知道他确实安全无恙,恐怕早就冲到医院里面去了。

然而没有去医院,他们也还是无法安眠,想要等一个结果。

看到泓勋回来,叶父眼睛落在他身上,沉声开口:“牧可贺情况怎么样?”

泓勋停下脚步,朝客厅看了一眼,沙哑着声音:“还没脱离危险。”

说完往径直朝楼上走去。

看到泓勋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,叶母狠狠的说了句:“牧可贺真的是个扫把星,还好云航已经跟他离婚了。”

想到今天泓勋发生的事情她就害怕,万一云航有个什么事,她也没法活了。

叶父听完厉声说着:“好了,还说这么多干什么,早点去休息吧。”

说完也起身朝楼上走去。

叶母被丈夫教训,心里更加恼怒。

一旁的林琳见状,起身坐到叶母身旁,轻轻拍了拍叶母肩膀。

“叶伯母,您别担心,云航他吉人自有天相,现在不是平安无事吗?”

叶母闻言有些安慰,看着林琳露出一抹笑意。

“琳,你说的对,不过那个牧可贺,还是趁早死了算了,留在世上也是祸害人。”

林琳闻言沉默不语,眼睑低垂,只是嘴角旁轻轻露出一抹笑意。

扶叶母起来:“叶伯母,您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嗯,你也是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早上九点。

泓勋已经出现在了重症监护室外。

看小说就来云趣阁网 https://m.yunkans.org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